【考古記】TA,揚州“孤寶”,曾是一堆碎片!不過,你在影視劇中一定見過

【編者按】

儀征市博物館于2006年開館,目前館藏數量已超過7000件,涵蓋上自西周、下迄清末的各類陶瓷、金屬、玉石、書畫、雜項等14個類別,其中珍貴文物近700件,清晰地勾勒出儀征歷史發展的脈絡。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儀征市博物館啟動“我心中的儀征博物館鎮館之寶”評選活動,20件文物珍品既代表儀征地域文明特色,又具歷史、科學、藝術價值,成為候選“鎮館之寶”。《考古記》將從中挑選數件,與讀者分享這些“鎮館之寶”的故事。

正面細節圖

背面細節圖

揚州發布記者 林倩雯

走向公元元年的最后幾個世紀里,冷峻森嚴的青銅文明無可挽回地衰落了,中國藝術的色彩卻前所未有地絢爛起來。經過數千年的沉淀,大漆在強盛的漢代變幻出精彩絕倫的豐富花樣,也在人類藝術史上揮灑出濃重的筆墨。揚州地區漢代墓葬眾多,出土了大量精美的漆木器。本次儀征市博物館“鎮館之寶”候選名單上,有一件極為特殊的漆器——即使它修復前已破損得十分嚴重,后來仍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足見其獨特、珍貴。

沉睡多年

一幅壁畫撥開身世迷霧

儀征博物館館長夏晶記得,2005年,當他在博物館庫房中第一次看到這堆漆器碎片時,根本不能在腦海中構建出其原本的完整輪廓。“這是盾吧!”大家都這樣說著。

修復前(正面)

1994年,這件漆器出土于儀征陳集楊莊一座漢墓。因為年代較早,文物相關資料并不完整,它出土時是什么樣子、什么位置,包括與其附近文物的關聯性已經無從知曉。因為它出土時已經破碎成片,并且殘留的碎片已經不完整了,只是能看出其“體型”碩大。近20年里,它就靜靜地“躺”在博物館庫房里。

由于當時技術條件限制,未能對其進行更為科學的保護與研究工作,也未察覺到這件器物的重要性。若不是文保工作人員慧眼如炬,這件后來被定級為國家一級文物的珍貴文物,哪能重新綻放出2000多年前的光彩呢?

對有限的殘片簡單拼湊之后,這件漆木器恢復了其原本形狀的大概。由于其一端圓弧形的造型,工作人員此前一直認為它是盾牌。然而,隨著后期研究的深入,工作人員發現在這件漆器的正、反兩面均繪有精美的圖案,并且,漆器為夾苧胎,也就是麻布作底,抹上瓦灰刷漆,厚度不到1厘米。如果作為一件盾牌,在功能性上實在難以說得通,根本無法起到抵擋和防御的作用。

它到底是什么?一個偶然的機會,研究人員看到了一幅壁畫,心中一驚:“壁畫中看似并不起眼的一件器物,怎么如此眼熟?”

這幅壁畫描繪的是一個西夏王侯出行的情形。王侯身旁,兩位侍女分別手持一把障扇。畫面中障扇的形狀,與儀征博物館館藏這件漆器的形狀幾乎一模一樣。接著,根據館藏漆器中間的一道痕跡,幾乎可以確認這里曾有長木柄穿入。至此,這件漆器的準確名字終于得以證實——這是一件障扇,也就是翣(sha四聲)。

罕見隨葬品

至今仍為揚州“孤寶”

歷史文獻中,喪葬禮儀中用翣的制度始于周代。翣,這個漢字對于大家來說可能有點陌生,從字面上看,上面一個“羽”,下面一個“妾”,可以想像成妾執羽的象形意義。

修補中(補胎后)

夏晶介紹說,翣最開始便是用羽毛制成的,后來也有木頭、皮制的。這件器物具體的用途,對于大家來說也并不陌生。這是古代儀仗中長柄的羽扇,也是古代殯車棺旁的裝飾。影視劇中,通常有帝王或者貴族端坐,其身后兩個侍從分別手執一長柄翣的情形。作為喪葬禮器,翣在王室貴族出殯時作為引導的儀仗使用;下葬時,隨墓主人埋入墓室。“當時,一些帝王或者貴族這些有身份的人,出行的時候舉起來,下葬的時候用來遮蔽棺柩的一件器物,放在墓里一起陪葬。這是可以象征他身份的一件禮儀性質的器物。”

修復中(漆膜修復后)

2000多年前,這件翣應是墓主下葬時的隨葬物。那時的它,顏色要艷麗許多。“廣陵國這一帶的漆器,質量是非常好的。我們整個漆木器展廳陳列的,都是儀征地區出土的漆器。可以看到,現在大部分的漆器顏色都保存得很好,紋飾也很漂亮,說明了當時整個揚州地區一帶是主要漆器產地,而且制作工藝非常高超,這也是當時從楚文化繼承過來的工藝。”至今,揚州地區也僅發現這一件漆翣,十分罕見。

2013年6月,儀征博物館邀請荊州文保中心對這件漆翣進行相關保護和修復,期待重見其風采。

專業修復

重現2000年前大漢雄風

修復的過程十分復雜。由于漆翣缺失的部分較多,所以首先必須對其胎體進行修復,也就是還原其大致的形狀。“整個胎體復原之后,再把所有保留下來的漆器碎片,一片一片地貼回到原位。”夏晶介紹說,這件漆翣是夾苧胎,苧就是麻布。修復時,要在麻布上涂抹數層瓦灰進行加固,定型之后,再在這個基礎上刷底漆、面漆。每上一層漆,都需要等待漆干燥之后,進行打磨,然后刷下一層漆。僅上漆這一步驟,就需要重復數十遍甚至百遍之多。

修復完成(正面)

等到漆干定型之后,修復專家再根據殘片上的紋飾,推測出缺失的部分,調制相應的漆色手繪填充出完整的圖案。“現在我們還可以看到一些沒有描彩繪的地方,這是當時殘缺部分重新做的漆,一遍遍地修補,最后變成這么一個比較完整的狀態。”歷時兩年有余,漆翣的修復工作完成,2000多年前的光輝得以重現。

修復后的漆翣長73.5、寬27.5、厚0.9厘米,紋飾左右對稱,中間位置明顯用來放置木柄。

正面的紋飾以紅、金、黑色為主,頂端繪有兩只朱雀,一邊有龍,一邊有虎,龍虎上均有一羽人,一邊是羽人馭龍,另一邊是羽人馭虎,一起飛升上天。此外,還有玄武及另一只神獸,在滿飾云氣紋之中飛升上天的情景。圖案描繪得十分細膩,內容也很豐富,龍和虎的姿態雖不一樣,但都顯示出蓬勃的張力。

修復完成(背面)

反面的紋飾以紅、黑色為主,繁密的云氣紋滿飾,乍一看比較單一,但仔細觀察會發現內藏“玄機”:每團云氣紋內部都有一只小動物或小神獸穿插在其中,有鹿、兔、牛、龍,甚至羽人等,非常生動;畫面中間偏下部,繪有一只體型較大的龜。“那時候,龜是一種比較吉祥的動物,代表健康長壽的寓意。”夏晶介紹說,漆翣正反面所繪各類異獸,色彩華麗、神態張揚,處處散發著蓬勃的大漢氣息,立體感十足的紋飾彰顯著彼時精湛的漆器工藝和高超的繪畫水平,以及工匠們的精巧匠心。

這件國家一級文物西漢彩繪羽人四神紋漆翣是漢代高超漆器工藝的代表。由于不適宜長時間暴露在光照下,如今,漆翣原件被妥善保管在庫房中;展廳內陳列的,是一件耗時兩年多制作的一比一復制品,與原件幾乎別無二致,精美絕倫。

編輯  于彬彬

(作者:林倩雯)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22选5基本走势图